相关信息

    没有相关内容

会员中心

本周排行

本月排行

网站统计

科学和严谨是创新的土壤(刘谋联)

发布时间:2015年03月24日发布者:admin点击数:

科学和严谨是创新的土壤

 

——初探普通高中课程标准实验教科书《语文》的得与失

 

刘谋联

教了三十六年的高、初中《语文》。最近三年,有幸扎扎实实地教完了一轮普通高中新课程《语文》教材。此套教材名之为“标准实验教科书”,是“经全国中小学教材审定委员会2004年初审通过”的。教材针对现行语文教学的现状,在课程理念、目标及结构上均作了很大的改革。对必修课的学习,强调正确把握主要内容并引导学生开展探究性学习,把每一模块,即每一册的“阅读鉴赏”、“表达交流”、“梳理探究”和“名着导读”结合在一起。对选修课的学习,强调根据学生发展的需要和特点,根据学校课程开发的条件,进行个性化设计和学习。这些都体现了一种十分积极的创新精神。这种创新精神体现了编撰者的良苦用心,也是我们语文教师毕生孜孜以求的。但是作为“标准实验教科书”,如何使它“标准”?科学和严谨,这两条是少不了的。否则,所谓创新就失去了土壤,就成了空中楼阁。

在三年的亲历亲为的新课程语文教学中,我体会到,新课程语文标准所确立的教育理念和教学目标都是值得肯定和赞扬的。但课程结构的改革、课程内容的选取、编撰内容的审校及其他方面均有改进的必要。而这种改进,必须是科学和严谨的,必须是实事求是的,从而使普通高中标准实验教科书《语文》,真正成为创新教育的一块土壤。

下面谈谈我在教学里感觉到的标准实验教科书《语文》的得与失。

 (一)关于“模块”

一天,一个学生拿着《语文1》问我:“封面上的《语文1》中的‘1’怎么读?”(如图)

我说:“读第一个模块。”学生问:“为什么不读第一册呢?”我说:“‘模块’是立体的,多层次的;‘册’是扁平的,单一的。”我年近花甲,鹦鹉学舌,把培训老师的话兜售了出来。因为当时上课铃响了,我来不及作深入思考。后来我翻到了上级教育部门组织编写的一本“标准研修”,上面对“模块”的理解也大略如此。

事实上叫“模块”还不如叫“册”好懂。《说文》上对“册”的界说是:“册,符命也。诸侯进受于王也。象其札一长一短,中有二编之形。”这里的大意是,册,符信教命。诸侯进朝接受于王者的简策。象那简札一长一短的样子,中间有两根穿连竹简的绳子。可见,“册”是有层次的,长短不一的,中间有绳子穿连的竹简集合体。当然,它也是立体的,多样化的,个性化的。“教命”的引申义与“教科书”的含义结合得更紧密些。因此,读“第一册”,更能体现汉语言文字的特点;反之,读“第一个模块”就没有这种蕴含的意味了。

如果让央视的主持人读一下我们的“语文1”这几个字,谁知又会读成什么样呢?事实上,编撰者在“致同学们”的信中也出现了“必修共五册”的字样。

关于“模块”还有许多不同的说辞,这里仅举一例。读不准“语文1”中的“1”的尴尬事,确实可以作为说相声的素材了。

(二)关于“致同学们”

五册必修教材,即五个模块的目录前都刊印了编者“致同学们”的一封信。平心而论,这封信写得亲切、简约,使同学们对一个半年内的必修教材的内容有一个大致的了解,对本册教材的内容有一个大致的认识。

但是,五册必修教材“致同学们”的信,除每封信倒数第二段的内容不同外,其余内容都是一样的。况且这倒数第二段的内容与每册目录的内容也是重合的。老师们都说,这五封信一个面目,太呆板了。这种安排,事实上也有悖于编撰者所追求的多样化、个性化的理念。笔者认为,可否按照巴甫洛夫关于“学习要循序渐进”的理念,把五封“致同学们”的信写成五个样,那该多好啊!

 (三)关于“研讨与练习”

 新课程《语文》每篇教材后都有“研讨与练习”题。这些题目,特别突出了“研讨”,突出了“审美”,突出了“价值与功能”;同时也兼顾了少量的语文基础知识。有些习题的设计很有新意。如《劝学》一文后,有这样一题:“在知识激增的现代社会,我们对于学习的看法有了很大的变化。你认为荀子的观点是否过时?有哪些观点需要补充发展?”这类研讨题,既紧扣课文,又有时代特色,是课文内容的扩展和延伸。这类研讨题,对学生“语文素养”的培养,对学生的终身学习和个性发展,具有很好的奠基作用。

 在五册必修教科书中,这类“研讨与练习”题共有217道。与高考题和老教材的“思考和练习”题相比,标准实验教科书的“研讨与练习”题,在突出语文丰富的审美内容方面是做得好的。

 不足之处是,在217道题目中,有六道题目的材料是课外的古诗文,编撰者竟一个注释也不加。有的内容,一时还难以查检。如《烛之武退秦师》后的第三题的材料,来源于《东莱左传博议》,因为不加注释,增加了查检之劳,增加了学生对作品的理解的难度。

(四)关于课文注释

 注释必须准确、规范。作为标准实验教科书的注释如果不准确,不规范,当属于编撰的“硬伤”。笔者认为,书中凡是错了的,就应该纠正,凡是疏漏了的,就应该补充上去,使之准确、规范。

 下面我按篇目将备课中“注释存疑”的小部分内容录之于后。“【】”前的内容为课本的注释,“【】”里的内容为笔者理解的表述。

 《荷塘月色》 尔其纤腰束素:那细细的腰肢,裹着洁白的绸子。尔其,那。【尔其,那。尔,那;其,那。同义复用。】

 《故都的秋》 【这里应补充注释。黄酒之与白干:黄酒与白干相比。之,助词用在句中起调节音节的作用。】

《赤壁赋》 山川相缪(liáo):缪,缭、盘绕。【缪(liáo),通“缭”,缠绕,盘绕。】

《登高》 艰难苦恨繁霜鬓:繁霜鬓,像厚重白霜似的鬓发。【繁霜鬓:使白色的鬓发增多,像厚重的白霜似的。繁,形容词作使动词用,增多。】

《寡人之于国也》 【这里补充注释。寡人之于国也:之于,对于。之,介词,于,对于;于,介词,对,对于。同义复用。刘淇《助词辨略》中说,“之”,犹“於”也。音韵学中也有所谓“之鱼旁转”之说。】

《过秦论》 赢粮而景从:景,古“影”字。【这个解释是对的。这是一对古今字。问题是,整套教材中,对古今字、通假字和异体字的认定、解说,没有一个统一的标准,以致造成表述的混乱。如,《鸿门宴》中,编者解释“毋内诸侯”中的“内”,内,通“纳”,接纳。这里把“内”当成了通假字。实际上“内”“纳”是一对古今字。规范的表述应该是:内,同“纳”,接纳;或者说,“内”,古“纳”字,接纳。这样的例子还有一些,兹不罗列。有人可能会说,许多版本都是那么解释的。但是作为标准实验教科书,岂能以讹传讹?】

《过秦论》 【这里应该补充两个注释。享国之日浅:享国,享有其国,谓帝王在位,或帝王在位年数 / 则不可同年而语:同年,相等,同等。】

《鸿门宴》【 这里应该补充注释。故遣将守关者:故,特意。过去几种老教材,都有这个注释,不知现在删除的理由是什么。】

《窦娥冤》【 新课程所选的《窦娥冤》为全剧的楔子和前三折,比老教材中的《窦娥冤》长多了。但课文注释没有跟上来。粗看一遍,觉得有十多处文字,多见于早期白话,需要补充注释,否则,学生容易产生误解。应补充的注释有如下一些。  就准了他那先借的四十两银子:准了,抵偿。 /  教我把甚么还他:把甚么,拿什么。/不幸浑家亡化已过:浑(hún)家,妻子。/  勾小生应举之费:勾,同“够”,数量上可满足需要。/  便也过望了:过望,超过原来的希望。/  我也只为无计营生四壁穷:只为,只是因为。 / 从今日远践洛阳尘:远践,远行到。 / 服孝将除了也:服孝将除,守孝期满,将除去丧服。/  怕不待和天瘦:怕也要和天一起忧愁变瘦。/  再作区处:区处,分别处理。 / 将他赚到荒村:赚(zhuàn),骗。 / 冒认婆婆做了接脚:接脚,寡妇招的后夫。】

(五)关于古诗文和古汉语常识

本套标准实验教科书共选古诗34首,其中必修21首;古文51篇,其中必修18篇。所有古诗文均为经典篇目。其中《中国文化经典研读》里的古文21篇(课),均为第一次入选中学教材。这样,就大大丰富了中学古诗文的教学内容。在必修教材的“阅读鉴赏”部分共有65课书,其中现代作品33课(含毛泽东的《沁园春·长沙》),古代作品32课(含元杂剧和明清小说)。可见,古代作品在整个教材中比例大、分量重。重视中国古代作品的阅读鉴赏,确实是本套教材的一个亮点。如果学生能扎扎实实学好上述篇目,就能提高阅读浅易文言文的能力,那么理解古代作品的内容价值,从中汲取民族智慧,弘扬民族精神,增强传统文化底蕴的教学目的也就达到了。

与古诗文阅读鉴赏相配套的古汉语常识,编撰在第五册,即第五个模块中的“梳理探究”部分。内容有三:一是“文言词语和句式”(除习题外,2000余字);二是“古代文化常识”(除习题外,1900余字);三是“有趣的语言翻译”,讲的是汉语与英语的互译,不在古汉语常识之列。

由于这部分内容编撰得过于简单、粗疏,所以古汉语的一些常识没有讲清楚。编撰者不能“授人以渔”,给学生古诗文的学习造成了困难。编撰者一方面大量增加了课文古诗文这个宝库的篇目的内容,另一方面却舍不得把古汉语常识这把打开宝库的钥匙交给学生,确实令人费解。

更令人不解的是,文言文翻译这个学习的重点和难点,编撰者竟然只字不提,而是编进了汉语和英语互译中编者认为“有趣的语言翻译”的内容。语文老师们对这种编撰十分疑惑,颇有微词。

淡化古汉语常识,应当把握好分寸。一味倡导多读、苦读,甚至囫囵吞枣、不求甚解的诵读,对高中生是不合适的!高中学生还要学习大量的自然科学知识,学习语文课的时间十分有限。应该提倡高中生知性阅读,理性阅读,从而进入较高的审美阅读层面。这不是也正符合新课程的编撰理念吗?笔者比较各种版本的高中语文教材中的古汉语常识,认为1988年人教版的高中语文,这部分的内容编得最好。因为它准确、扼要、好懂、实用。而所谓标准实验教科书中的这个内容,虽然扼要,但是不好懂,不实用,甚至没有用。像所谓“有趣的语言翻译”就是如此。

(六)关于“表达交流”

高二水平考试前的一天,一个学生拿着课本,指着“表达交流”中的目录说:“老师,您看这些题目好像文理不通。”我在学生的课桌边坐下,他已在有疑惑的目录上打上了问号。如:

直面挫折  学习描写

美的发现  学习抒情

学生继续说:“亲近自然,也可以学习描写,学习抒情的。”我十分高兴地说:“你说得对。”我又接着说,“这里是以‘直面挫折’的一些材料为例子来说明如何学习描写。但是这些标题确实不严谨。尽管前四个字印的是楷体,后四个字印的是宋体。”类似表述文理不通的题目还有一些。如:

学会宽容  学习选择和使用论据

善待生命  学习论证

 爱的奉献  学习论证中的记叙

……

编撰者为了培养学生“有个性、有创意”的表达能力,在“交流表达”中,设计了二十个专题,这些专题多有新意。应该说,这是本套教材的又一个亮点。只是每个专题的题目应当推敲一下,以免学生产生误解。另外,根据作文教学的现状,笔者认为,似乎还应就“语言表达简明、连贯、得体”的问题,做点阐述。

(七)关于《入门四问》中的两段话

《中国文化经典研读》的《入门四问》中有这样一段话:

……那么,哪些是最基本的?1920年,胡适开列出了《中学国故丛书》,列举出了包括《诗经》《战国策》《马致远作品集》等在内的31种古籍供中学生阅读。1923年,他应清华学校学生之请,开出了《一个最低限度的国学书目》,收录图书共190种。梁启超指责胡的书目“挂漏太多”,“博而寡要”,为此,他开出了含有160种图书的《国学入门书要目及其读法》,并为“校课既繁,所治专门”的青年学生精简成了《最低限度之必读书目》,共包括国学图书20余种。此外,梁启超、顾颉刚、林语堂等也开过类似的书目。……

这一段文字中有这样一句话:“为此,他开出了含有160种图书的《国学入门要目及其读法》。”按照上句的意思,这一句中的“他”是指梁启超。可是,按照后文所说:“此外,梁启超、顾颉刚、林语堂等也开过类似的书目。”那么,似乎这个“他”又是指胡适了。

产生这种歧义的主要原因,是编撰者没有认真审校,就把有病句的作品收入了标准实验教科书。

同样,在《入门四问》中还有这样几句话:“实际上,学习中国文化经典,还需要与自己对话。什么是与自己的对话?那就是一种不断思考的过程。”

《现代汉语词典》中“对话”一词的义项有二:“1,名词。两个或更多的人之间的谈话(多指小说或戏剧里的人物之间的);2,动词。两方或几方之间接触谈判。”可见,对话是双向的或多向的。“与自己的对话”是自问自答或自言自语吗?“学习中国文化经典”“还需要”自问自答,自言自语吗?确实让人疑窦顿生。还有,“什么是与自己的对话?那就是一种不断思考的过程。”这种表述也很玄乎,让人如在云里雾里。因为这种表述不清楚,不规范。这种不规范的表述出现在标准实验教科书中,不能不说是个遗憾。

(八)关于其他问题

在我的案头,摆着十五本教科书,即五个模块的必修本,五个系列的选修本,五个读本(省版)。五个必修本728000字,五个选修本681000字,五个读本12500000字,整套教材2701000字。而笔者固执地认为编撰得较好的1988年人教版的整套高中语文教科书才1238000字。仅从篇幅上看新教材是老教材的两倍多。因为内容太多,我除了教完必修本外,选修本只教了《中国古代诗歌散文欣赏》和《中国文化经典研读》中不到50%的内容,其他选修的内容均未涉猎。至于读本,我每期用一至二节课,仅点了一下目录。课时是个常量,

不够用。这种对标准实验教科书的非理性的、粗放的处理,总让我忐忑不安。

另外,五个必修本和五个选修本,除了《文章写作与修改》外,余下的九本均配了磁带。磁带款是包含在每本教科书的书费里的。因为普通高中学校都有语音教学设备,学生没有必要人手九册磁带。这样既增加了课本费用,又浪费了资源,且有捆绑销售之嫌。教科书的发行,也应该有点绿色理念啊!

作为一名老教师,我把这套书看作自己的孩子,盼望孩子们茁壮成长,所以说了上面一些话。有关教材审定委员会的专家们在审定教材时,应该一页一页、一本一本地通读一下教材,并解决其中存在的问题。在教育改革大潮的推动下,我相信这套标准实验教科书一定能够不断完善,一定能够更加科学和严谨,因为科学和严谨是创新的土壤!

 

 

  

 

 


 

 

 

来源:作者: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篁海诗稿2》2013年度[ 03-24 ]